Tuesday, 25 November 2008

蕭條

算來算去。接下來的日子,每個行業的營業額要給他跌個至少30%,保守估計。

從宏觀看到微觀,沒有很復雜的方程式,要瘦身的請注意,我們市井小民的腰要縮個至少30%,保守估計。

有人說給18個月就能恢復正常。是嗎?

你的行業怎樣啦?

Sunday, 23 November 2008

給嘉惠的爵士

kong dangdang

朋友們都知道我最近煩著新居的裝修。空蕩蕩一間屋子,要加鹽加醋的一點一點把它變成一個家。屋子和家的這段概念距離,除了要用創意來填個滿坑滿谷,還要懂得用實際來制衡。

這讓我想起我以前念書時最怕的圖工節。

一張空白的圖工紙,哪天老師懶惰,說今天我們的題目是“自由發揮”,我的手就會不聽使喚的畫了個小橋流水人家,山巒夕陽昏鴉,從小學畫到中學獨沽一味。瞄到隔壁座的畫了個恐龍襲城,還能兼顧坦克車直升機,都讓我有想要哭的感覺。

現在的感覺就是這樣了。

所以我見了很多個裝修佬,計劃每個星期在變,到了那個“懂得什么叫實際”的階段時,計劃一度改為minimalism,裝修佬見沒有什么可以賺,一個個的離我而去,剩下的一個,我變得格外的小心,下午見了他,我甚至跟他說“你要的測圖,我明晚放工可以送去你家。”他顯然也不要見我,只說:你fax給我就好了。

可是這跟嘉惠有什么關系?因為很多決定半天吊,我變得什么也做不了,書讀不下,出街也怕逛到去家具店,于是便聽歌上網,聽到了這首爵士,便想起了嘉惠,因為她很喜歡我介紹的音樂,我非常樂意在這樣的恍惚時期,找到一點點知音的滿足感。

嘉惠,我以前燒過Madeleine Peyroux給你嗎?如果沒有這首“You Are Gonna Make Me Lonesome When You Go”你應該會很喜歡:)

可是聽就好,別看那個影片,影片超沒創意,我找不到官方的。

這首歌原來也是卜狄倫的。最近聽最好聽的歌,原唱的不是狄倫就是科恩,他們的歌無論被翻成爵士騷靈搖滾都可以脫胎換骨,難怪他們都坐在神壇上。

 

美滿甲天下

image

半年前听到谢安琪的精选集《3/8》惊为天人,怎么错过了一个这么有个性的歌手?

只能怪自己孤陋寡闻,以为香港歌坛还是在原地踏步,刻板的印象,对于人家对她的赞美充耳不闻。

现在才知道那位刚刚起步,备受看好的香港女歌手忽然间就去怀孕生仔的就是她,有如此勇气,必定是信心满满的女侠。

(对她有女侠的想象是因为那一首“神奇女侠的退休生活”,黄伟文的歌词很抵死,神奇女侠已经养尊处优,别叫我出来拯救世界,那种一于懒理的高傲,若隐若现是谢安琪自己的心声吧?)

精选集最重要的是要我们温故知新,谢安琪的那《3/8》对我而言,简直是隆重推介。

做完月后,新专辑《Binary》一推出,就有久别胜新婚的气势,和一般去少几个Ball就没人记得的亮丽偶像有天渊之别。

谢安琪绝对没有亮丽的外型,歌路也没有很刻意的标新立异(有时候还会泳儿林忆莲王菲上身),最煞吃的还是她的歌词内容。

她给我们的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讯息,她的歌词有很浓厚的香港草根味道,茶餐室、地铁、喜帖街甚至周星驰的那个核突如花,也成了下笔的对象。

这些当然要归功于周博贤这位和她形影不离孖公仔的创作人。这样下去,谢安琪绝对有资格成为香港草根特点的代言人了。

“喜帖街”这首歌也是黄伟文为她写的。香港有一条喜帖街,当年男女还要没有携手走人生路前,必定要先走这条街,结婚这人生大事只要走完一条街,就可以白首偕老了。

如今老街没落,黄伟文借题发挥,当年的美满处处,今日却幸福萧索。在短短的几分钟的歌里,黄伟文的词和谢安琪的歌声将失落的幸福暂时还原,把喜帖街的意义裱了起来,当作纪念,竟有种乡愁的感动。

謝安琪 - 喜帖街(歌詞)

作曲/編曲/監製 : Eric Kwok
填詞 :黃偉文
歌詞:
忘掉種過的花 重新的出發 放棄理想吧
別再看 塵封的喜帖 你正在要搬家
築得起 人應該接受 都有日倒下
其實沒有一種安穩快樂 永遠也不差
就似這一區 曾經稱得上美滿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好景不會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隻往上爬
愛的人沒有一生一世嗎 大概不需要害怕
(忘掉愛過的他)當初的喜帖金箔印著那位他
裱起婚紗照那道牆 及一切美麗舊年華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過的家)小餐臺梳化雪櫃及兩份紅茶
溫馨的光景不過借出 到期拿回嗎 等不到下一代 是嗎
忘記砌過的沙 回憶的堡壘 剎那已倒下
面對這浮起的荒土 你注定學會瀟灑
階磚不會拒絕磨蝕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就會一生一世嗎 又再婉惜有用嗎
(忘掉愛過的他)當初的喜帖金箔印著那位他
裱起婚紗照那道牆 及一切美麗舊年華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過的家)小餐臺梳化雪櫃及兩份紅茶
溫馨的光景不過借出 到期拿回嗎 終須會時辰到 別怕
請放下手裡那鎖匙  好嗎

騷味正濃

總是有新歌新歌手讓你感到疲累無比的無力感時候。可是注意,這樣說,語氣并沒帶丁點無奈,我可是歡迎有這種交替的疲勞,因為終于有借口讓自己去搜尋老歌了。

西洋老歌猶如挖掘不盡的寶藏,越挖越深越不見底。看電影時最讓人驚喜的是失驚無神跳出的一首老歌,有時候整部戲就為了一首老歌而活。電影散場時,我總要等到credit升完,不是要等NG鏡頭,或是等看心機算盡的下集預告鏡頭,而是要看原聲帶曲目,想要弄清楚電影里似曾相識的那首老歌的底細。

NinaSimoneIndianStyleBLkonGOLD今天新歌手乏善可陳,個個千人一面的局面,逛唱片行(真實的網路虛擬的都好)的樂趣就得靠老歌來溫故知新,更適合的說法應該是溫故“嘆”新,有一種懷舊的購物樂趣。老歌系列永遠排在最便宜的好康角落,唱片公司將老歌手重新包裝重組,有時候非常具有收藏價值。你下次逛唱片行時千萬別漏掉了這禾稈蓋珍珠的寶藏中心點,最有的分量的音樂,全在這里。

我最近星期選了Nina Simone來填補自己音樂知識版圖失卻的一塊靈魂。這位六十年代的女伶聲線低沉,唱起騷靈來擲地有聲,落地后還會反彈,迴蕩在一室。新一代的歌手唱騷靈總是太過工整機械化,歌聲亦步亦趨的死跟著音樂。

妮娜西蒙完全不拘泥于類型,歌聲隨著音樂起舞,有時她踏在音樂前頭,有時候音樂將她拋離,可是在最后關頭,還是趕得及回來收場,這樣的唱法,非常完全適合靈魂音樂的自由本性。

我買的這一張是妮娜西蒙的Collection不是官方原專輯,而是唱片公司的“自選集”,只收錄了十首,為求保險,選了大部分是西蒙翻唱的名曲。她本人的“I Love You Porgy”、“My Baby Just Cares For Me” 一概不收,嚴格來說并不能夠代表西蒙本色。可是聽她唱Bee Gees的“To Love Somebody”和爵士名曲”The Look of Love”可能讓你更容易接近她,像是一個簡明易懂的精彩示范。

這個精選輯最讓我驚喜的是她翻唱里奧納多科恩的“Suzanne”。我之前只聽過科恩的版本,很典型的詩意吟唱,可是這首歌一到了西蒙這里,“騷”味忽然間濃郁起來,唱得起勁,在結尾轉音向上,為整首歌畫上了一個圓融的句號。

Saturday, 22 November 2008

美好的一天

星期六起得早,很多計劃要進行,很積極的感覺。

吃了美味的云吞面,要回office做一些東西。途中在油站添油,想著要怎樣安排和contractor談裝修的價錢,油價降了,RM80不到就滿了,真的這么好康嗎?

離開油站不到一分鐘……

car1 

車子拋錨在路上。

原來剛才添的是Diesel!!!媽的,難怪那么便宜。

用柴油來走私家車,這種事,只有我才會。

Tuesday, 18 November 2008

testing

還在試驗新的書寫軟體。真的很棒。謝謝施宇!

001

Sunday, 16 November 2008

深夜陽臺事件的有片為證

響應嫣薇的提議,這是我的深夜陽臺的有證據回憶。

以前你們看過的。我沒有拷貝給你們,這樣也好,你們看看大家有沒有變?這么多年了也。

video

陽臺太暗,話題太勁爆,沒時間拍下。于是有了這個不名副其實的陽臺事件。可是主要還是在餐桌上。

那個音樂有點太悲哀,可是已經改不了的,沒關系啦,看畫面,你知道我們是很開心的。

施宇教馬可寫的實驗post

 

 

DSC00216

 

這是夢寐以求
的百葉窗
(此為他人家的)

Friday, 14 November 2008

埋葬

我那天回家看到鐵門柱子上蹲著三只貓,我不了解貓,也很少看到貓會如此親密的擠在一堆,印象中他們不是千巷我獨行的嗎?

他們看到我既不竄逃,也沒有飛下來抓我的臉,只是乖乖的蹲著,眼睛跟隨著我,我斜眼看了看他們,算是打了個招呼,雖然彼此都帶點不信任,可是鐵門前咬著骨頭的VV不介意,我也沒有意見。如果他們蹲在門柱上不停的向門外招手,我也許會喜歡上貓也說不定。

昨天放工回家他們照例把自己當成是守門石獅子,我這次看得比較仔細,兩只白的,一只棕色條紋,可是還是斜眼看,深怕正眼兩相望會把他們惹火,在自家門前給三只野貓攻擊不會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晚餐回來一開車門,先看到兩只白貓,伏在路上,好像有點呆,帶著又有點罪惡感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條紋貓躺在他們身邊,我心想要找死呀,車子一過就把你們三個碾個稀巴爛的。

我噓了噓他們,兩只白貓應酬一下,躲到車底,貓對噓聲的反應不該是神經質的嗎?貓語我只懂個噓字,用來唬他們。條紋貓依然沒有反應,我心里面立刻知道了他已經被撞倒了。


我踢了踢他,沒有反應,腳尖立刻傳來死亡的信息,沖到我的心上還是難免痛了一下。兩只白貓的不離不棄讓我更心疼,我不懂要用怎樣的語言去告訴他們同伴已經死了,以后不要再到馬路上玩。我也只能用我僅有的貓語噓噓噓的和他們對話,只是放得比較溫柔輕聲,叫他們走開,有一點節哀順變的涵義,他們聽懂了沒?


我掙扎了很久,對貓尸體不知道要如何處理,想象要拾起重甸甸沒有生命的軀體,心里面就發毛。可是畢竟算相識一場,我總不能任由所有經過的車給貓亡魂無數次的噩夢重演,可憐的是旁邊那兩只白貓看下去可要精神崩潰了。


我于是鼓起勇氣,先到對面的草場挖了個洞,已經午夜了,我每下一鋤,就覺得自己像一個要毀尸滅跡的變態殺手多一點。然后我還是用盡辦法趕走了那兩只白貓,覺得他們不應該目擊同伴被埋葬的過程,貓的智力有限,沒看到葬禮,明天他們可能只會想到同伴睡醒了就不告而別,有點恨,只要不傷心就好。


我還是成功的埋葬了條紋貓。那是一個荒冢,同一個地點,除了這只貓,里面還安息了VV前前后后夭折的四只小狗。希望他們能夠和和氣氣的同歇一窩,發愿來世不當貓不當狗。

Thursday, 13 November 2008

真相


如果上一張是僵尸出土、鬼娃現身、仲夏精靈,那這一張絕對是天外飛仙了。

這些過分曝光的照片是出自笨拙的手,沒看兩眼就要被丟進垃圾桶了。可是在那剎那,我發現我手機看到的可能就是那么耀眼的月亮,而我沒有權利去否定它看到屬于它的真相。

Wednesday, 12 November 2008

(我也來)美


Season在他的blog放了一張很有意境的照片,光禿的枝椏用蒼涼的手勢指向天空。嫣薇也用了同樣一張照片互訴冷冷的冰涼。

我最近也拍了茂盛枝椏玉照一張,也放上來獻丑。

照片沒有經過黑白處理,可是后面糊掉了的月亮清光,把整個夜晚照得只有黑白兩色。

看了看,還是season那張比較美。

Sunday, 9 November 2008

狐狸的格林童话


西雅图这个地方有一双个隐形的音乐摇篮手。这个多雨的美国城市孕育了许多音乐人才。多年前Grunge Rock润泽万物,暴风眼就在这里。

也许是雨量充足,这里音乐土地肥沃,今年的新乐团,Fleet Foxes悄悄出现在这雨城,犹如一阵清爽的小雨,洗涤人心,醒人耳目。

Fleet Foxes音乐是民歌一派,首张同名专辑咋听之下如同教堂圣歌,可是最近的教堂圣歌都习惯玩诡异,没有什么正经。跟着合唱,心灵刚刚才开始沉静下来,忽然发现歌词所说的故事很血腥,杀人不眨眼,要停下来请罪,已经来不及,你爱上Fleet Foxes了。

听Fleet Foxes的歌,要用读格林童话的姿态。你不能够太过相信他们说的树林是树林,山谷是山谷,小男孩是小男孩。格林童话能够让成年人重读后大大的抽一口冷气,原来血腥暴力早就在小红帽,三只小猪和青蛙王子里种了罪根,格林兄弟比任何怪叔叔更要居心叵测,可是这里不讲书评,你自己去拿回来看就知道了。

可是我还是可以用Fleet Foxes的例子来告诉你格林童话的另类读法。

《White Winter Hymnal白色冬季赞颂》这首歌一看就知道是教堂的调调浓厚,而歌曲的风格也真的就是颂曲,你以为你放错了做礼拜的CD。歌词写得很美,短短的几行,像诗,不拿来唱,还真的就可以收进诗集里。可是看真确一点:

我跟着一群小朋友 I was following the pack
看到毛衣吞了他们 all swallowed in their coats
红色围巾绕咽喉 with scarves of red tied ’round their throats
绑住了头 to keep their little heads
才不会掉在雪地里 from fallin’ in the snow

这是第一段,用词很棒,想象小孩子被毛衣吞了,那个形象非常鲜明。可是每一个用字都选得很边缘,好像越听越危险,接下来的,是你始料不及的:

你看好,麦克 And I turned ’round and there you go。
小心摔倒 And, Michael, you would fall
一片雪地要被染红 and turn the white snow red as
像夏天里的遍地草莓 strawberries in the summertime..


歌曲非常优美温馨,听得心里暖暖的。你听着好像歌颂田园之美,可是Fleet Foxes你们也太顽皮了吧?教小朋友要处处提防,也不必披着外婆亲切的衣裳,里面藏着饿狼。

小朋友一想到在雪地里滑倒就要鲜血成河,晚上肯定睡不着,你却听到Fleet Foxes像狡猾的狐狸般吃吃的在笑。

Friday, 7 November 2008


当初决定买这件房子是因为这个口井。

小小的一口天井鑿在客厅和饭厅间,阳光从井口跳下来,跌碎了一地的光影。

从二楼望下去,我希望将来是个有雨有阳光的小花圃,在翻书的那一刻,瞥到刚刚冒起的绿芽。往上看看,框住的是云还是蓝天?

叫做天井,因为我们习惯仰望,人望高处的一种俗世追求。同样是井,英文叫air-well,他们要嘛,就去征服,与其引颈仰望敬畏,不如感受沁凉如水的流动空气。

对于同一件事,中西两个不同的名词,往往让你好像看懂了一些什么。

就叫Air-well吧,喜欢那个“当下”的暗喻。

石黒一雄的书,“Remains of the Day",书名明显是忧时的,可是聚焦在“所剩下的一天时光”,好像这仅剩的一点光阴大有文章。中译本出版了,书名“长夜将尽”,你看到了两个书名对时光不同态度的诠释吗?原著关心着所剩的,中译焦虑要完了。

我看着我桌上的那喝了一半的咖啡,cliché,但很受用。

Sunday, 2 November 2008

刺青颜色

这一次去泰国Arvin买了一张很棒的“泰国五月天”。泰国的偶像团体都非常有型,曲风多样化。你听听看,会不会喜欢。介绍你“刺青颜色”Tattoo Colour!



冷摇滚


不明白:什么是神木与瞳?

外国的摇滚乐团都是以“什么和什么”来命名,像Gun And Roses,枪与玫瑰,和平与战争的含义非常明显。

两位星光二班的新人被制作人凑在一起组团搞摇滚,也要一个属于摇滚的名字,神木与瞳,怎么听都像一首诗的题目,要解答,还得以诗人的非线性思考来诠释,随时给你十几个版本解读“神木与瞳”。

简单的歌迷要解读唯有靠唱片宣传的文案导读,这么一个复杂的了解过程,和摇滚坦荡荡的精神背道而驰,况且是那么的拗口,不明白这高深的诗意是为了什么。

会不会是他们参赛时的代号?我没有追看,如果是的话,算我孤陋寡闻,这张专辑的对象不是我。

就说音乐。黄美珍比赖铭伟来得强,起码声线豁了出去,好像原本就该是摇滚乐团的主音。而赖铭伟比较有弹性,走混搭路线难不倒他,可是就是刚刚好够用,反而没有摇滚特色。

我这样说,先打了个底,因为无论专辑的成败,这两位歌手都不必负责,他们原本就会唱歌。

阿弟仔为蔡依林和S.H.E.打造了不少很棒的原创舞曲,值得期待的当今台湾制作人。可是如果我是老板,阿弟仔制作的这张《为你而活》,我一定不收货。

阿弟仔可以以他的舞曲经验加在摇滚风格上,全世界的音乐也正朝这个方向走,这也许是为什么找他制作的原因,可是出来的成果:动力火车!动力火车应该是十年前的产品,这张唱片里仿佛是收了过期的音乐,嚼了几下,满不是味道。

只有“美丽”这首歌还是这个年代的风格。这应该是我期待的阿弟仔风格。还有,摇滚乐不一定要用minor调来写才有酷的感觉。专辑起码有一半的歌都是minor,听到冷冷的,即使两位歌手如何浑身解数,终究还是一大块难以融化的冰。

宇宙阿莲


S.H.E.电台是最新专辑的搞作。大大的FM S.H.E.下面是小小的一行字“11th Album”,刻意低调,却难掩得意之情,忍不住要告诉你,她们已经走到第十一张,像是骄傲的私语,带一点松了一口气的感恩。

从“恋人未满”、“热带雨林”、“美丽新世界”、“Superstar”到“中国话”,排了开来,你才知道原来这几年来S.H.E.几乎没有失过手。

除了艺人的经营得道(三姝随便一个出来拍剧可以立刻加温,其中Ella更是得心应手),歌路稳健明显(你说有点台,还是有点阿莲也罢,S.H.E.就是很清楚她们的市场),我想最大的功劳还是三人一体的默契合作,你只要看看她们的现场访问肆无忌惮的交流,就可以感受到她们之间快乐(就算是她们的演技一流装默契),完全没有负面的形象,你最多丢下一句:真是三八, 当她们的音乐响起时,你还是会朗朗上口的和唱着,然后跟她们一起摇头晃脑。

新唱片收的也是一半以上的快乐三八,形象健康的S.H.E.几乎忧伤不起来,就算是情歌,听着也不会沮丧。“沿海公路的出口”和“安静了”抒情但不煽情,这是我听了她们第十一张专辑之后的意外发现,原来最舒服的情歌就是这样刚刚好抒情,洒狗血的毕竟是上个年代辛晓琪的事情了。

S.H.E打从“Superstar”开始就找德国的电音制作人合作。德国的电音不是最好,但肯定是最大众的,这次有“宇宙小姐”,“我爱烦恼”和“天亮了”三首,节奏咋听之下很Techno,我们这里讲就是“有点阿莲”,可是音乐真的没分阶级的,只要是听得和谐,启动了你快乐的因子,就是好歌。

看起来《我的电台》可能缺少像“中国话”这么一首话题之作,可是整体来说,还是一张快乐的S.H.E.。第十一张了,哦!我还是忍不住的要向她们小声的说一声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