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9 November 2008

狐狸的格林童话


西雅图这个地方有一双个隐形的音乐摇篮手。这个多雨的美国城市孕育了许多音乐人才。多年前Grunge Rock润泽万物,暴风眼就在这里。

也许是雨量充足,这里音乐土地肥沃,今年的新乐团,Fleet Foxes悄悄出现在这雨城,犹如一阵清爽的小雨,洗涤人心,醒人耳目。

Fleet Foxes音乐是民歌一派,首张同名专辑咋听之下如同教堂圣歌,可是最近的教堂圣歌都习惯玩诡异,没有什么正经。跟着合唱,心灵刚刚才开始沉静下来,忽然发现歌词所说的故事很血腥,杀人不眨眼,要停下来请罪,已经来不及,你爱上Fleet Foxes了。

听Fleet Foxes的歌,要用读格林童话的姿态。你不能够太过相信他们说的树林是树林,山谷是山谷,小男孩是小男孩。格林童话能够让成年人重读后大大的抽一口冷气,原来血腥暴力早就在小红帽,三只小猪和青蛙王子里种了罪根,格林兄弟比任何怪叔叔更要居心叵测,可是这里不讲书评,你自己去拿回来看就知道了。

可是我还是可以用Fleet Foxes的例子来告诉你格林童话的另类读法。

《White Winter Hymnal白色冬季赞颂》这首歌一看就知道是教堂的调调浓厚,而歌曲的风格也真的就是颂曲,你以为你放错了做礼拜的CD。歌词写得很美,短短的几行,像诗,不拿来唱,还真的就可以收进诗集里。可是看真确一点:

我跟着一群小朋友 I was following the pack
看到毛衣吞了他们 all swallowed in their coats
红色围巾绕咽喉 with scarves of red tied ’round their throats
绑住了头 to keep their little heads
才不会掉在雪地里 from fallin’ in the snow

这是第一段,用词很棒,想象小孩子被毛衣吞了,那个形象非常鲜明。可是每一个用字都选得很边缘,好像越听越危险,接下来的,是你始料不及的:

你看好,麦克 And I turned ’round and there you go。
小心摔倒 And, Michael, you would fall
一片雪地要被染红 and turn the white snow red as
像夏天里的遍地草莓 strawberries in the summertime..


歌曲非常优美温馨,听得心里暖暖的。你听着好像歌颂田园之美,可是Fleet Foxes你们也太顽皮了吧?教小朋友要处处提防,也不必披着外婆亲切的衣裳,里面藏着饿狼。

小朋友一想到在雪地里滑倒就要鲜血成河,晚上肯定睡不着,你却听到Fleet Foxes像狡猾的狐狸般吃吃的在笑。

5 comments:

Wayne 施宇 said...

既談音樂又談文學
一石二鳥的寫法不只用心良苦
更是高明啊


你果真機心深重

marco said...

其实音乐本来就很文学。我们喜欢的歌大部分都是因为歌词写得像诗呀。

蝋燭の芯 said...

暖洋洋的White Winter Hymnal真好聽.你的譬喻和解析很高明啊.
我猜,你應該也是個文字工作者.

marco said...

夢(你另一個名字好像是Yume,不是嗎?): 很高興你也喜歡這首歌:)我只是定期在都會佳人和星洲寫歌話。經年累月,也有了一點聽歌賞樂的心得。

蝋燭の芯 said...

嗯嗯,難怪你的文筆那麼好.星洲是yume夢裡的家園.都會佳人麼人在大馬時會買.你的筆名是Marco嗎?下次去副刊搜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