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7 November 2008


当初决定买这件房子是因为这个口井。

小小的一口天井鑿在客厅和饭厅间,阳光从井口跳下来,跌碎了一地的光影。

从二楼望下去,我希望将来是个有雨有阳光的小花圃,在翻书的那一刻,瞥到刚刚冒起的绿芽。往上看看,框住的是云还是蓝天?

叫做天井,因为我们习惯仰望,人望高处的一种俗世追求。同样是井,英文叫air-well,他们要嘛,就去征服,与其引颈仰望敬畏,不如感受沁凉如水的流动空气。

对于同一件事,中西两个不同的名词,往往让你好像看懂了一些什么。

就叫Air-well吧,喜欢那个“当下”的暗喻。

石黒一雄的书,“Remains of the Day",书名明显是忧时的,可是聚焦在“所剩下的一天时光”,好像这仅剩的一点光阴大有文章。中译本出版了,书名“长夜将尽”,你看到了两个书名对时光不同态度的诠释吗?原著关心着所剩的,中译焦虑要完了。

我看着我桌上的那喝了一半的咖啡,cliché,但很受用。

11 comments:

小馬 said...

喔 我是頭香嗎?
我可以射下這篇嗎?
我不能白白被你們稱做獵人
卻不做事吧?

marco said...

也要看你射中的是大象还是小鸡呀!哈哈

这篇写得乱乱的,好像不怎么适合咧。

生日快乐:) 找你的小王子来替你庆祝,今天就跟他说你的“历史”,他一定听得懂的!!

yanwei said...

亂亂寫都這麽棒,這不是才情是什麽?

妒嫉死人!!

marco said...

嫣薇,真的吗?哈哈,我发现给你讚,原来是那么开心的!:o

miaoti said...

之前留言给你说你家外墙那道颜色很美聂。

真好可以看你写生活了哦。
你们读很多书的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是很不一样的,好好看,好收益哦。

marco said...

嘉惠,关于那个颜色,有啊!我还回复了你呢。:)

汗颜呀!还嫌读得不够呢,哪敢认了是读很多书的人。

joshua said...

不是长日将尽吗?

我好爱这部小说
只可惜没看过电影版

marco said...

真的也。是長日,不是長夜。不好意思。

我先看電影后看小說。總覺得steven應該比較修長的管家,Hopkins有點太壯太矮,少了那點優柔。

因為以前書是和朋友借的,自己寫完了這篇,又去書店買了回來。

joshua said...

因为早知道是谁演出电影版
所以我是一面看一面想象emma thompson站在长廊尽头那面窗前
感觉上主人翁应该是比较像jeremy irons那种,不过好像太帅了一些

看小说时常会有这种无聊念头,呵呵

石黑一雄的《群山淡影》更棒,你看了吗?

marco said...

《群山淡影》是哪一部?

我之后看了那部《when we were orphans》,沒看到一半,就丟了,太多修飾,太多解釋,寫得很吃力,看得也吃力。于是我再也不敢看他的書。

可是聽說他的新書《Never Let Me Go》很不錯,果真如此,我就把他從我的“One Hit Wonder"清單里除名。

joshua said...

哈,写错了
是《群山淡景》A Pale View of Hills
他的第一部小说

我也只看了这两本
据说已经是他最好的作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