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4 November 2008

埋葬

我那天回家看到鐵門柱子上蹲著三只貓,我不了解貓,也很少看到貓會如此親密的擠在一堆,印象中他們不是千巷我獨行的嗎?

他們看到我既不竄逃,也沒有飛下來抓我的臉,只是乖乖的蹲著,眼睛跟隨著我,我斜眼看了看他們,算是打了個招呼,雖然彼此都帶點不信任,可是鐵門前咬著骨頭的VV不介意,我也沒有意見。如果他們蹲在門柱上不停的向門外招手,我也許會喜歡上貓也說不定。

昨天放工回家他們照例把自己當成是守門石獅子,我這次看得比較仔細,兩只白的,一只棕色條紋,可是還是斜眼看,深怕正眼兩相望會把他們惹火,在自家門前給三只野貓攻擊不會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晚餐回來一開車門,先看到兩只白貓,伏在路上,好像有點呆,帶著又有點罪惡感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條紋貓躺在他們身邊,我心想要找死呀,車子一過就把你們三個碾個稀巴爛的。

我噓了噓他們,兩只白貓應酬一下,躲到車底,貓對噓聲的反應不該是神經質的嗎?貓語我只懂個噓字,用來唬他們。條紋貓依然沒有反應,我心里面立刻知道了他已經被撞倒了。


我踢了踢他,沒有反應,腳尖立刻傳來死亡的信息,沖到我的心上還是難免痛了一下。兩只白貓的不離不棄讓我更心疼,我不懂要用怎樣的語言去告訴他們同伴已經死了,以后不要再到馬路上玩。我也只能用我僅有的貓語噓噓噓的和他們對話,只是放得比較溫柔輕聲,叫他們走開,有一點節哀順變的涵義,他們聽懂了沒?


我掙扎了很久,對貓尸體不知道要如何處理,想象要拾起重甸甸沒有生命的軀體,心里面就發毛。可是畢竟算相識一場,我總不能任由所有經過的車給貓亡魂無數次的噩夢重演,可憐的是旁邊那兩只白貓看下去可要精神崩潰了。


我于是鼓起勇氣,先到對面的草場挖了個洞,已經午夜了,我每下一鋤,就覺得自己像一個要毀尸滅跡的變態殺手多一點。然后我還是用盡辦法趕走了那兩只白貓,覺得他們不應該目擊同伴被埋葬的過程,貓的智力有限,沒看到葬禮,明天他們可能只會想到同伴睡醒了就不告而別,有點恨,只要不傷心就好。


我還是成功的埋葬了條紋貓。那是一個荒冢,同一個地點,除了這只貓,里面還安息了VV前前后后夭折的四只小狗。希望他們能夠和和氣氣的同歇一窩,發愿來世不當貓不當狗。

17 comments:

yanwei said...

很溫柔的一篇,讀的時候也要輕聲細語。

小馬把它射下來了嗎??

marco said...

嫣薇,我希望寫生活上的趣味,可是寫下來,又輕松不來,性格使然吧?我的搜趣記還得加倍努力。

yanwei said...

這樣也很好呀,
故作輕鬆,看起來更不輕鬆。
寫文章跟做人一樣,
做回自己最好!

joshua said...

我埋葬过两只爱猫
那种心情很复杂
明明好不舍
又想快点结束因为已经承受不了

feather said...

听说猫有九条命,如果真的那猫会活回来,那时候会不会因为已被埋葬而再往生多一次?

你要振作点。(因为你半夜埋尸不够睡,难免精神不振)

marco said...

haha Justin你太好笑了。半夜埋尸,說得還真詭異。

feather said...

我是很认真的回复的呀,我都没有说笑pun。^^"

miaoti said...

marco 本来我想说好难过HO将的话但
“半夜埋尸”这样的留言,好好笑。

然后,就觉得,这就是你要的乐趣吧?

ah hahaha

marco said...

ha 嘉惠,我還蠻喜歡苦中作樂的:p

Wayne 施宇 said...

Marco:
我不太懂得分析文章的結構與技巧
但是我非常喜歡這篇文章
應該是散文嗎?
還是小說?
抑或雜記?
你看
我還是搞不懂
不過
我跟葉寧一樣
對於文字的喜好有時候並非看作者如何騰雲駕霧天馬行空賣弄技巧製造高潮或迂迴
這篇文章精采之處在於
平鋪直敘
沒有重點
如喝一杯下午茶
喝的過程比回甘更重要
因為過程已是一種享受
小馬要不要獵稿?我覺得這篇比前作好太多
希望Marco 可以賺到多一些稿費
否則
你有勇氣拒絕報章錄用嗎?這麼好的文章

su said...

唔,我有讀小說的感覺哦,心一直被帶著帶著的。尤其荒冢埋屍那段,那幽涼而不得不然的情境。

marco said...

施宇和SU:謝謝你們。我寫故事的過程也是很快樂的。我還是寫的時候才發現原來VV的小狗都是埋在同一個地方,自己也被那個“事件的鏈接”所吸引,寫了很晚,也不肯罷休。好像su你講的:“弄著弄著,就一大堆文字走出來,好像他們有自己的意志似的。”

開心呢:)

su said...

wayne說得很好。我也是這種感覺,晚上跟羊越洋通電時,我也特地要他上來看這篇。

事實上hor,第一次讀完的時候,我就冒出這個念頭:「M 說不定會當上小說家呢」,但又怕讚得太過頭了又擔心給當事人太大壓力就沒有寫下。

是真的這麼想的。

marco said...

su我真的想成為小說家的呢。我告訴過你幾個故事大綱,到今天還沒有一個字,沒有耐性也沒有信心。

你送我的書發生效應。你看不出有那么幾句真的就很有被影響的感覺嗎?不敢說出他的名字,怕給人家訕笑。

su said...

我知道哪,開頭第一句就很是了,所以我也會說是「小說」啊。我也不想扯他名字進來,只想著咱哥兒倆會心就好。何況那位先生的影響常常被視為負影響,認真搞文學的會認為你拜錯師門啦,所以不提好過提。

不過這篇文字看著看著還是有你的語境出來。可以感覺有你個人的堅實風格,這點才最重要。

所以呀,要繼續往小說家這路上衝刺囉!任何時候,你背後都會有我們這票人撐住的。

小馬 said...

前兩天就看到這篇了
也記起一些以前在台北城養貓的回憶
如果我的獵稿
可以讓你在成為小說家的路上多增加一點耐性
我將是何等的榮幸啊
(抱歉,前天看到這篇稿時心情振作不起來
現在力氣恢愎得差不多了
以現在的狀態來獵稿
也算是一種尊重好稿的姿勢吧?)

就留給我吧?兄弟

marco said...

小馬好吧,留給你。希望你快快好起來,雖然我真的完全不知道什么事情困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