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November 2008

深夜陽臺事件的有片為證

響應嫣薇的提議,這是我的深夜陽臺的有證據回憶。

以前你們看過的。我沒有拷貝給你們,這樣也好,你們看看大家有沒有變?這么多年了也。



陽臺太暗,話題太勁爆,沒時間拍下。于是有了這個不名副其實的陽臺事件。可是主要還是在餐桌上。

那個音樂有點太悲哀,可是已經改不了的,沒關系啦,看畫面,你知道我們是很開心的。

21 comments:

su said...

我又搶到第一張椅子了!

原來你真的掌握了「深夜陽臺事件」的證據,你的真身原來是時光的福爾摩斯。

我記得以前你放過給我看的,現在因為夜深了怕吵到家人不敢扭開音響,所以我這回看的是默片,那煙熏色調的映像看來更nostalgic了,懷念到~

feather said...

是怎么弄的?
是特别软件还是摄影机功能?
很像旧了的片子噎。

marco said...

其實說了出來就變得很沒有才華了:)sony的V-cam軟體有制作電影的功能,很容易的,幾乎是一手交給軟體做完,我只是負責按keyboard而已:p

yanwei said...

我想用個港式的説法:

呢段片......好攞命囉!

marco said...

唔攞命點算系粵語殘片喔。:)

yanwei said...

哇,馬可,你果真是個才思敏捷,對答如流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Anonymous said...

我想,你当时在制作这个小小电影就已经设下一个幕然回首的局吧。或许你已知道su和yanwei是女大不中留,将会远嫁他乡……

Celine

Wayne 施宇 said...

天啊
當年的我根本是白粉仔
皮膚病比而今更嚴重
我好懷念那時候還很清瘦的嫣薇與Celine
尤其是嫣薇
瘦得好清麗啊

Anonymous said...

wayne:

是啊!我也很怀念曾经瘦过的自己……得加把劲减肥才行。

Celine

marco said...

Celine: 真的呀,可沒想到,果然是驀然回首,那兩人卻各奔東西了。老實說,你真的很清爽呢,快點恢復勇態。

joshua said...

agnes,
原来
你曾经那么苗条过......




来自也无胆看回自己旧照片的阿佐

marco said...

今天不敢看以前,希望明天我們不會不敢看今天的我們。可是agnes今天比昨天更快樂,足矣!

哦,你今天生日,快說吉利的話。生日快樂,身材身心都勇猛!!!

yanwei said...

marco
“agnes今天比昨天更快樂,足矣!”
看了不知怎麽有點鼻子酸酸。
有一種被了解的感動。

說真的,我對過去“苗條”“清麗”的自己毫無眷戀和懷念。每次看回舊照我都會笑哈哈:哇,那時我好瘦呀!就這樣一笑而過。我想我一定太喜歡現在的自己,以及未來自己。

su said...

wayne,你現在比起那時實在太瘦,

請好好的吃,

好好的睡,

拜託你。

joshua said...

一直活得比从前快乐
大抵就足够了

猫的昨晚情绪低落时怎么学不会那么豁达?

marco said...

阿佐: 那個”我在墾丁,天氣晴“的國家公園解說員也叫阿佐,他會組織小學生潔灘行動,珊瑚礁清網任務,一聽就覺得好像很好玩的差事。哦!總要有低落的時候,豁達才有意義,所以讓自己悲哀一陣子,然后鼓掌熱烈歡迎豁達的到來。啪啪啪啪。

嫣薇: 你在你那邊說你很快就dismiss掉那些比較不正面的想法和情緒,堅持記錄的都是好玩快樂的事情,我覺得這樣很好。情緒像衣服,讓我們穿起來不快樂的衣服,一上身,就趕緊脫掉,反正櫥里不乏其他更亮麗的選擇。

可是有時候在下雨天的時候,(或是在生日前夕)我還是會把那件不快樂的衣服穿在身上,以證明我還是一個有七情六欲的人:)

su: 我也一樣,如果可以許愿,我也希望施宇可以好好的睡。

joshua said...

我也发现“我在垦丁,天气晴”的角色有抄袭我名字的嫌疑。不过,看在它找了个帅哥来演这个角色,就算了吧

那差事听起来还蛮有趣的。有时候真的觉得这种很physical很劳力的工作,比我们这种在办公室对电脑的工作有趣很多

小馬 said...

我這兩天也是看那部懇丁天氣晴伴晚餐
那個阿佐很不錯啊
我們好像都曾經想像過有份優工作吧?
現在卻都難以啟齒了
只敢把以前的想像留在以前

marco,
你那句「情緒像衣服」寫得真好
為了遲來的豁達鼓掌鼓掌喲
啪啪啪啪

marco said...

小馬: 你什么時候跟我們說說你的心事呀?上著山坡,應該是走出谷底的意思,而不是舉步艱難的隱喻吧?

Bob said...

我记得你给我看过这个片段,那时是在伊藤的家。
你还记得吧?

marco said...

是呀,我記得,我其實那天也想弄一個這樣的聚會video,只可惜那天沒有把那個cam corder帶去。那天還記得好好笑,什么時候我們再來個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