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December 2008

激安大丈夫

donki-kingdom-thumb

懂中文的人學初級日語好像只有一步之遙,仿佛只要輕輕一跳,就掌握在手了。

去日本最好玩的地方就是看到的中文字都是相見不相識的。同樣的字,意思可以南轅北轍,滿街都是黑色幽默。

店鋪最常見的是“激安”兩字。照中文來說實在是一個矛盾無比的組合,又激情,又安穩,很難做的一個表情。實情這兩個字的意思是大減價,“激到盡的便宜”!

另外一間店更夸張,大剌剌的寫著“70%大丈夫”,難道日本女人已經難忍大男人主義,搞到要在涉谷街頭販賣丈夫?又不是,大丈夫的意思是“沒問題”。我們又胡亂的貼日本人罪名:只要是大丈夫一出馬,就一切搞定得妥當,到底是一個典型的大男人主義社會呀!

我剛剛學日語,常常看到“勉強”兩個字。怎么教小孩子的初級日語那么快就玩世故,早早就灌輸強人所難的觀念?又錯了!勉強的意思就是“用功念書”,照我們頑皮的詮釋:原來日本人都不愛念書,念書要用功,也要心不甘情不愿的來勉強自己。

日文的構造和中文不一樣。他們是對象在前,動詞在后。好像“我在讀書”,用日文講就變成了“我,書,讀”;“我去日本”變成“我,日本,去”。他們的思維永遠是目標在前,動作在后。動作在后頭說得鏗鏘有力,余韻繞梁。

我在想日本人那么進步,會不會就是因為說話的這一點小小的差異?他們的語言逼他們先認定目標,然后再小心的加上動作。這個觀念很有學問,日本的企業流行“改善制度”,先不問做什么,要找出目標,再腦力激蕩要如何改進。

日本人講話先有了我和東西的關系,然后剩下的時間讓他們考慮動作的無限選擇。“我”和“世界”的關系是什么?是“認識”?是“踏足”?是“破壞”還是“侵略”?短短的一個句子結構,就足以定下一個國家民族的命運。

照這樣的邏輯看,中文的“我吃飯”,“我革命舊文化”,都是先有動作,再有目標。哦!難怪那么沖動,熙熙攘攘的大災難都搞了半個世紀,蹉跎了歲月,現在才忙著重新和世界接軌呢。

(都會佳人/Jan 2009)

18 comments:

安东尼刘 said...

我也来学,你自己猜我在讲什么啦。

你写厉害好!!我你很佩服!你写看来大丈夫!


东尼菜菜子 上

marco said...

菜菜子,你是一個.好的學生.不
(日語的否定詞放在最后,所以不到最后,你還不知道是不是在讚你)

全部錯。

“你厲害寫,我你佩服,你大丈夫寫”。

哦!要請秋萍小姐出來才行!!

marco said...

菜菜子樣:

什么時候.你的部落格.我.為.開放.呢。
(日語沒有問號)

安东尼刘 said...

marco sang,
你谢谢。厉害好,读书有。(全部都掉转来就对了,是吗?)

没有你的email,我不能邀请你进去啦。(我的blog,别想歪)

东尼菜菜子 上

marco said...

我想我還是不收你這個學生了。唉!錯完。

要進去還要芝麻開門喔!嘻嘻

marcoleongsh@gmail.com

安东尼刘 said...

啊,日文好难。但是我相信只要有恒心,我一定会成功的。老师,不要放弃我!!!(声泪俱下,请imagine日本人唱演歌时的哭腔)

谢谢你的email,现在可以邀请你了。

yanwei said...

marco
不一定要秋萍小姐出手,夜旅行君也常到你的部落潛水,對你的樂評讚賞有加.....

marco said...

嫣薇:夜旅行君一定偷偷的看偷偷的笑。這次班門弄斧了啦!!

yanwei said...

哈哈哈哈哈!
是囉是囉!
我看完這篇,第一個念頭就是:來潛水的夜旅行君一邊一邊抿着嘴笑:唉,幹嗎不叫我寫呢?

su said...

聖誕.恭祝。

音讀是:哭禮詩母,噢美得多。

馬路ko先謝,這樣子說,是不是哇。

jia ai said...

很、性、教育。

嘢!學到

謝謝!

蝋燭の芯 said...

呵呵!留言蛮好笑的:)
这篇帖子呀,写得真是初学日语者的心声,我以前也经历过这个阶段,还是同一种模式的想法呢。

曾经去上过课考取如何教非日本人初级日语,嘻嘻!早就丢回给老师了,不知道如何应用技巧解释,paiseh:P
只觉得你们用中文的构造来解读日语文句好好笑,也蛮有创意的:)

打算去考JLPT吧?等你读到JLPT1时估计所有初学者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不考JLPT1, 将目标放低一点,JLPT2也差不多够用了。

moon said...

marco, 遲來的聖誕祝福。
不過新年祝福還不遲,祝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有沒有小學紀念冊feel?)

marco said...

su: 你已經超越我了。我的名字你竟然可以講得如此正確無誤。先謝應該你來當。我一定要來個自修,哦!那天忘了給你那本漫畫。

是哭禮詩母。哈哈。你把這個歡樂的節日添了詭異。哦!反正過了,不理了。

加愛: 錯了,學錯了,不過那是我這里的秘密語言也不錯。

芯: 抱歉以前都叫你蕊,我真的多心了。沒有想到要考試的啦,只是想讀村上春樹的原文版而已。哈哈。

moon: 頭可破,血可流,學業不可不追求.
p/s:莫忘影中人

蝋燭の芯 said...

嗯,叫蕊挺好的,喜歡這個詞的意思.
继续吧!其实如果用日语写芯,只得一颗心而已:)

不知你想讀的是村上春樹的哪一本書的原文版呢?

marco said...

芯: 那是一個假設而已,沒有正統的學習,怎么可以看原文文學?可以看明白叮當就很滿足了。

我對中文的翻譯永遠有微言,真的想看看原著的愿望是永遠存在的。

Nightraveller said...

yanwei,
不要把我揪出來啦,
我什麽日語考試都沒拿過,
純粹混日子而已 >_<

Marco,
不好意思打擾了,
有書香有醉人光影的部落格我會繼續悄悄潛水:-p

marco said...

夜行者: 怎會打擾呢?都是認識的人呀,只是一度距離的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