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8 October 2008

剥一层甜衣


蔡旻佑第一张唱片《19》年纪轻轻,犯上了一个大错误,不是他的错,是策划的错。明明是风格鲜明的流行摇滚,形象却是全台湾最乖巧的邻家男孩。没有什么音乐才华的歌手不得已才要走亲民路线,“梦不落帝国”的过门一奏起,电吉他噼噼啪啪的掀过来,如果是在现场,刚刚才笑得腼腆的蔡旻佑,你要他如何过度到去一个很屌的摇滚精神?我可怜蔡旻佑要怎样表演他的人格分裂。光听音乐,即便是慢板歌,“Can You Hear Me”、“我想要说”都不是一般的抒情歌,那一张专辑是当年我的No.1,他也没有很爆红起来,贪心的模棱两可让他不知道要如何定位。

第二张才21岁,《搜寻蔡旻佑》希望蔡旻佑三个字成为关键字,让你重新搜寻,噢!这个小男孩的音乐原来并不是温室里的苍白小花呢。唱片封面清楚的告诉你他要回到本位,恶作剧的冷笑,头发部分染了深蓝,眼神凌厉不安分,照片的角度从下到上,制造压迫感,这才终于和他的“摇滚味道”音乐有了一个正式的对话。

可是台湾的唱片老板还是那么没有信心,前面做得很好,封面背后,又见蔡旻佑的回眸一笑,还是那么亲切,你们就不能够让他狠到底吗?

《搜寻蔡旻佑》的音乐制作是当今西洋乐坛的年轻摇滚,大概是接近艾薇儿的风格。不是冷硬的摇滚派,人称美国的甜衣摇滚,毕竟年轻,校园的感觉还没有离得很远,不能够太过苛求,中文歌坛难得有了蔡旻佑做代表,是一件好事。“我回来了”、“阿姆斯壮”、“没有人要的孩子”证明了蔡旻佑是一个很不错的创作人,旋律一气呵成,编曲新鲜,活力充沛,在一大堆台式情歌专辑里,可算是一枝独秀。

只是在形象上,把那甜衣再多剥一层,蔡旻佑就是最亮眼的新人了。

(找不到阿姆斯壮的MV,那首我比较喜欢)

4 comments:

yanwei said...

哇,好有效率的說,一口氣兩篇。

(我們這些老人家,周末都不願出去活動活動筋骨了,只顧在家裏上網嗎?)

聼你這麽介紹這位新人,真要上去youtube找來聼聼看了。

by the way, Carla Bruni也是我非常喜歡的。這樣的第一夫人,真令人神魂顛倒。

marco said...

其实是四篇,你看漏了:p

我的blog叫weekend matinee,是我周末的开台表演。所以星期六、日一有时间就粉墨登场。

施宇这个时候去clubbing了,他刚传来sms说今晚风和日丽,是clubbing的好时光。你说“我们”老人家只顾在家里上网,没死过?

蔡旻佑真的不错。可以听听。等下我link他的MV,你就可以听了。

Wayne 施宇 said...

我去clubbing
Marco 在家
Marco 比較老
我在club 跟那個我註定死在他手裡的小朋友說話
他說
你看來樣子不老啊
天啊
Clubbing 真是一個令人愉悅的快感

yanwei said...

我說的“老人家”,並不包括施宇的,他一向很happening,永遠活在青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