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8 May 2009

閱讀進行中: 如果冬夜

現在才來讀。

書名是騙人的,應該是 If on a Winter’s Night a READER。

故事主人是你,不是虛擬的他者,卡爾維諾沒有問過你的意見,就一把拉你進去故事里,不斷的抬起頭來和你對話,你被逼要代入故事,在心里回答他的問題,這些問題也不是什么大課題,不外是讀書的心情,你讀書的心得,你讀書的失落。回答了幾道問題,你就泥足深陷,被纏上了,出不來。

書中有一個non-reader忽然走出來挑戰正在讀書的你,non-reader說:我們自小就被教會讀書,到最后我們倒變成了文字的奴隸。我開始的時候也很難不去看文字,后來我懂了,要成為non-reader的秘密就是不帶任何抗拒的心態去看文字,你看得專注,它們就不見了

當然卡爾維諾也透露了他對主題(gerne)和風格的探討,第一個故事是完全不帶任何描述,可以是任何人任何樣子任何車站任何小鎮,只有在不得已的時候才來一兩句讓你對故事人物有一點概念。

第二個故事就完全相反,巨細靡遺的無止境描繪,人物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內心戲是一大段的比喻和解說,故事嘎然而止,出現的是間隔的空頁,卡爾維諾說:仿佛是你越要捕捉完整,底下的空白就越明顯。(大意,是我誤讀嗎?反正他要拉我下去,我就用自己的意思來解釋。)

還有一個讀書人,堅持讀書是有目的的,她說:…(我妹妹)讀了一本又一本的書,可是從來就不肯去認清書中呈現的問題…我現在就要去一個大學研討會,關于如何解析書中密碼,意識和非意識的思想。

上面說的例子全都是在書中前45頁里面抽出來的。這么豐富的材料,難得的是故事寫得好比達文西密碼刺激(我知道這是個不敬的比喻),卡爾維諾果然是個厲害的說故事能手。

我讀著讀著,看到的竟然是作者自己在一個冬夜里讀著書,心里面一個又一個關于讀書的問題,放下書,拿起紙筆寫下這個故事,要把讀著他這個故事的你拖下去一起思考這些問題,《如果冬夜,一個旅人》何止是一本書中書中書中書中書?

8 comments:

Joshua阿佐 said...

Marco, I like challenge :)

yanwei said...

我覺得這本書根本就係度玩野!!!

yanwei said...

我以前乾脆在中間讀起。
爲什麽你現在才看這本書的?

marco said...

嫣薇: 真的是玩野的哈哈,所以看得很快樂。

基本上,可以從任何一個字看起。

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覺得應該是這個時候看了。那是“買了知道一定會看,可是時機未到,可能要等到10年后才看”的那一類書。

佐: 書你已經有了,這個weekend開始看吧。

seasonc said...

marco,
我那天才跟朋友說起看書的時機. 真的要看時機. 我現在開始在看印度哲學家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

加愛 said...

哎呀以為你的讀書會開始了,等來等去這麼少人談滴?
手上沒這書,不曉得自己有沒看過,但感覺是看過的哈哈。
要思考的話,是客觀性的不可能吧,完全抽離的不可能吧。像生命本身,多開透也還是在生命裡。
說感覺呢,我覺得讀著像置身於Multi level reality,同時間在許多不同的現實裡,那麼的不像平常體會的現實,原來現實那麼四分五裂教人精神分裂恐慌。
阿佐,你的受挑戰結果呢?

marco said...

加愛: 都怪我讀的這本書太舊了。

說起multi level reality,我覺得幾個現實(可能會是幾千個現實)永遠在我們的一步之遙的地方醞釀著,我們念頭一轉,就跑過去了一個終于實現了的現實,其他的options就迅速重組,在我們前面等著我們走向前,如此的,生生不息的。

加愛 said...

馬哥,
你講的這個我覺得像蝴蝶效應或chaos theory,multi level reality我應該沒和你談過我的經驗吧,那是在同一個剎那同一個點許許多多不同的現實/人生,非常over whelming,很辛苦的。印象中科幻片裡看過類似的形容。當然冬夜的旅人還不至於那麼壓倒性。

阿佐你的報告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