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5 October 2008

Ting! Ting! Ting!


现在要选08年最佳新人组合一点也不嫌早,我了然于心,非The Ting Tings莫属。

英伦双人组合The Ting Tings年中推出的专辑《We Started Nothing》假假的谦虚得过分,明明是一鸣惊人,还宣布说“我们没开始过什么”。第一声“叮”弹上来的是那首That’s Not My Name,主音Katie White亮丽清爽的声音,顿足似的抗议别人给她标签,即使人家叫她“her”也不爽,坚决不当芸芸众生的一个“她”。也不是什么很深的道理啦,可是年轻人就可以这样,大声一点,什么深度都要会笑笑的甘愿让路给他们玩个够。


这首歌是前朝跳舞金曲“Hey Mickey”和“My Sharona”的混合体,强劲的节拍让年轻人疯狂摇摆,似曾相识的节奏让几个年代以前的人重获青春,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同时获得老中青乐迷的青睐。


Great DJ也是我的推荐。其让人过瘾的地方是我自己自作多情的诠释。我不知道歌词真正的在说什么,可是听到Chorus她唱“想象那些gir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些boy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弦乐咦咦咦咦咦咦咦咦,然后就是鼓鼓鼓鼓鼓”,我听到让我发笑的讽刺:伟大的DJ播的热门歌不外是girl啦,boy啦,无意义的歌词内容敷衍听众,只要后面一股脑儿的鼓声轰炸就行了,笑了人家,可是偏偏他们的这首歌就是那么一个形式。我可能听错歌词涵义(往往是严重误听),可是这样暧昧的玩味无形中让这首歌更添分数, Ting Tings两人不会介意吧?



我们很难去区分The Ting Tings的音乐风格,既有复古Disco风,类似以前Bananarama和Bangles的味道。当中也有摇滚痕迹,专辑同名歌曲“We Started Nothing”的吉他部分就有Jimmy Hendrix的影子。英国的乐团都有这样的传统打底,让人隐约看到来时路,看不见的是无限的可能性。

这个团体的名字也和我们有一点渊缘,女主音以前工作的地方有一个叫Ting Ting(应该是婷婷吧?)的中国女同事, Katie应该很喜欢这个铿锵有韵的这个名字,便借用了过来。我们都相信命名定终生,红了起来就是收银机的清脆叮叮,红不起来就是叫你收声的残酷一叮!现在看来,The Ting Tings的这个名字改得好,收银机何止叮叮作响,更像他们专辑里的“Fruit Machine”一般Kaching, Kaching, Kaching的怪叫呢。

10 comments:

yanwei said...

這些音樂文章是不是你星洲那個專欄的?

marco said...

对。都是。两个星期一次,小马给我很多自由,你想写谁就写谁吧!这样的空头支票,我当然物尽其用,只写我喜欢的咯!

哦!原来我的comment也是跳出来的,要请教施宇了!

还有你记得上一次见面你骂我别霸着茅坑不拉屎吗?这个blog就是那一天见面后回来开的,哈哈。多怕给你骂呀!

yanwei said...

我有罵過你?唉喲,我真兇,不好意思。

marco said...

是呀,你回到香港后还立刻从“好友连接”把我拉下,真的是讲到做到!哈哈!可是这两天看,你又把我放上去了。

小馬 said...

啊哈 我是音樂門外漢
職責所在又要跳出來邀稿
所以只好任由你寫
因為我相信引薦你的人嘛

果然是有料到
我是挖到寶了啊

marco said...

你是挖蛇出洞,不是宝,因为推荐人说我越写越毒舌。

其实我只不过是想逼更多人去听我喜欢的音乐,有点蛮横的专制。

mei said...

原來搬了來這邊,也不通知聲...
好久不見了...

marco said...

好久不见blog还是真的好久没聚会?新加坡鬼婆什么时候回来?差不多时间要聚一聚了。

Mei said...

兩者皆是。
讓我聯絡一下鬼婆,再擇個吉日...

yanwei said...

update!update!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