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November 2009

偵探一二事

上個月去曼谷,旅館附近有兩間二手書店。

一間是本地人開的,舊書雜亂的橫閣在書架之間,想必是剛剛營業時,還有力氣分類得仔細的書架已經被淹沒了,浮浮沉沉還保持著當日得體的姿態。這個老板沒有一般二手書店主人的那些傲氣,那些常常把自己當成是其中一本舊書般的不動聲色。他還會跟我介紹書,說拿多了,會再給我一個折扣。這樣親切讓我買了不少,我一向就不是一個聰明的消費者。

另外一間是老外開的。整齊、干凈、還有咖啡。價錢當然比較高。我在離開曼谷前造訪,知道自己要什么,我走到三樓的偵探部。

出發到曼谷前剛剛讀了喬治西默農(George Simenon)的《屋里的陌生人》,這位法國人寫的偵探小說很合我的口味,我一下子就決定了以后還要看他的書。這家二手書的西默農是小小一本的系列,通俗小說的小開本,很有味道,價錢可不便宜,合起來都要馬幣25一本,我要趕著去機場,這樣要不要的斟酌讓我很快就放棄不買了。

×××

小馬和我說讀了東野圭吾的《信》感動了,這樣的讀后感最讓我忍耐不住的了,我就去買了。(你看,我是一個那么不精明的消費者,道聽途說的,二話不說就去買了,但畢竟是小馬說的,不是路人甲。)

我還多買了一本《白夜行》。

我讀完了《信》才知道感動的地方在哪里,可恨自己一開始就當偵探小說來看,表錯了情,這和穿錯衣服去錯派對一樣,無關派對的事。

倒是《白夜行》花了我不少睡眠的時間。剛看不久就出現了那個死人(“那個死人”在偵探小說是一個特別名詞,往往猙獰的出現在書開始的前兩頁,沒有他,就成不了小說),他有一間當鋪,警察一開始的查辦就碰到了不少去這間當鋪典當東西的人。

我要說的就是這里。我放下書,覺得寫偵探小說拿當鋪來做背景是多么聰明的一件事。我開始幻想如果是我寫的話,我會整本書如數十二金釵般的把每個當鋪的客人都一一搬出來,說了很多和命案無關的小人物秘密,直到最后兇手出現為止。可是這樣下去,我又表錯情了,偵探小說寫不成,倒寫了社會小說。

幸好東野圭吾的警察沒有再往下查。

×××

我讀的第一本偵探小說是阿嘉莎的《東方快車謀殺案》。我幾乎淡忘了所有的情節。可是永遠忘不了那件中國絲綢的紅色睡衣,繡了一條龍的睡衣。我有時候坐上火車,總會在另外一個車廂,看到一角紅色的中國絲綢,一轉眼,連人帶龍,就不見了。

11 comments:

加愛 said...

馬哥,
很久以前你是不是醬子買書的呢?
若然,很久以前認識你我一定會很喜歡你,黏你黏你的書呵呵。
問題是很久以前我又沒認識你;
我在講廢話。
阿嘉莎我是來了倫敦才迷上,
她的偵探小說充滿人生哲理啊!
同時期迷Sherlock Holmes,
去過221B Baker Street站門口看哈哈。
小時候看的偵探小說,很記得雷洛探長,作者是誰呢?

小馬 said...

我總是覺得日本當代這幾位
東野也好,伊阪幸太郎也好,乙一也好,
都已經將推理帶到一個值得玩味的境界,
告訴我們有些傷痛和深沉的無奈,不單只是來自槍彈或利刃,而是人心,或是詭奇莫變的當下。

我等你寫出你的偵探社會小說

mei said...

你退休了是不是要開二手書店? 到時我幫你打工好嗎?我可以一邊看書一邊打工嗎?
又,uptown那間書店好像還沒有買家,你要不要先買下來?150k nia...

marco said...

mei: 如果我有這間店,你就是那個不動聲色的柜臺小姐。可是呀150k只是一個開始,書店是一個一生的承諾哦,我無論如何都擔當不起。

小馬: 我看你會先寫完咯。佐的出版社可以考慮來個小馬偵探系列嗎哈哈。

加愛: 你去過221B,Baker Street呀?聽到華生滴滴答答的打字寫下福爾摩斯的故事嗎?我最喜歡華生了。他每次總說還有很多很多故事鑒于當事人的敏感身份不能都寫下來,每次看到這樣的推搪,就很想扁他。雷洛,沒看過呢,應該是那個年代倪匡金庸他們報章連載的無名作者吧?或許是倪匡本人也說不定。

yawen said...

马哥,我在期待着你的当铺里的社会小说!

我好像没有认真看过任何一本侦探小说,
证明我很不爱用脑,
想起来就很歹势……

marco said...

yawen: 哈哈,寫小說很難的。偵探小說用腦的是作者和查案的人,讀者一點也不用腦,只是很心甘情愿的被作者擺布,杯弓蛇影一番,樂趣無窮。

Josh said...

馬哥,
我想問那個二手書局在曼谷哪里?

marco said...

Josh: Sukhumvit Road between Soi 26 & 28.這間是貴的,看網站就知道http://www.dasabookcafe.com/

另外一間在soi 26. 有個中文名叫“古本”,是嗎?如果沒記錯的話。soi 26 還有一間超棒的cafe,我看看照片還在不在,post給你看。

Joshua阿佐 said...

上次去曼谷
去了dasabook
刚好他们搬家
书堆得一地大平卖

大概过了狂买书的年纪
然后KL买廉价英文书还蛮多机会的
而且家里藏书实在越积越多
于是绕了几圈
空手出来

同样的事情,不同的反应
一路走来

离题了
马哥,我等你的侦探小说

marco said...

佐: 那天晚上忘了和你說(我和施宇說了),我決定下來一整年不買書了(只有一個列外)。看看我行不行。因為買書也是一種癮,可以傾家的。以后就用去逛書店的時間拿來看家里還未看的書。

小馬 said...

marco
我比較有興趣知道「那個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