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December 2008

exiled from the snow

從朋友加愛和len那邊轉過來。

 

聽說在雪地里宇宙的聲音就好像消了音似的寧靜。

我們隔了那么遠,聽到了槍聲,生命倒在雪地里的那一刻,什么也聽不到。

聽阿飛唱的這首歌,心里卻聽到了澎湃的潮聲。

 

而我依然在心里尋找倒在雪地里的那個聲音。

7 comments:

len said...

我来这里又看了一次,还是不想去形容心里那一团感觉。

marco said...

一團的東西總是非常困難去理清的。

加愛 said...

marco,寫得真好。令我感動。謝謝。

有些東西,不講的話可以保留很久。我想念想留著那個感覺。要記得。

那感覺是宏大的無盡的,是生命。我想不可能講得清理得清。

謝謝你們。

marco said...

加愛,我才要謝謝你們呢。

“不講明白可以把感覺保留很久”。

是的,所以詩人都選擇了晦澀。

marco said...

施宇: 少安毋躁:)

我自作主張把你的留言拿走,請不要介意。因為不想讓你繼續想起讓你不開心的事。:)

joshua said...

我还是不敢放在我的blog

那枪声很....(我甚至不会形容)

很糟

jia ai said...

看來,大家都覺得話說不出口...